当前位置: 主页 > 摄影 > 动物摄影 >
你的人生可以有另外一种精彩!初瞳:我和我的野生动物朋友 中国版和法国版。
2019-11-02

  原标题:你的人生可以有另外一种精彩!初瞳:我和我的野生动物朋友, 中国版和法国版。

  而今,勇敢的人把这份尊重书写下来,字里行间满满都是爱。仿佛在说:众生皆苦,但,众生平等。

  非常荣幸能和初雯雯一起出这本关于野生动物的书。记得两年前她给我看一篇她写的文章,嚯!扑面而来的纯朴气息,真的是充满雨后空气中泥土的香味儿——全是废话,你却舍不得改一个字......

  她每次绘声绘色地谈论小动物时,你眼前一定会浮现出画面,每次我都激动地说我要画出来......可深患“懒癌”的我,迟至今日,所有文字都定完了,就差我写的文字时,注释还差一丢丢......

  关于书名,倒是可以和大家聊两句。开始的时候,我说:“你拍照片是用相机,从镜头里看出去;我画动物,是从眼睛开始画,咱们这书叫《初瞳》吧。”初雯雯大声说:“好呀!”过了两天,她注册了一个工作室,就叫“瞳之初”......

  我说:“你每次拍到的野生动物是不是下次就见不到了呀?”她说大部分是的。我说:“那就叫《初见即别离》吧”。编辑说已经有人用了......初雯雯说野生动物都是她的哥们儿,我说:“那就叫《孙子,你还活着吗?》。”开始她答应了,后来又反悔了,说要叫什么《公主和她的野孩子》——她一定是故意气我的,大家都知道这书是我俩的——她是公主,那我呢?

  后来嘛,经过“九九八十一难”,此书终于达成共识,我说:“叫《窥》吧,你是从镜头中窥,我是用笔。”最后定的书名是《初瞳:我和我的野生动物朋友》。

  好了,既写了初创者的初衷,又写了书名的艰难诞生历程,谢谢大家看完,希望读者能喜欢我的画和她的话。

  每次别人问起我的职业时,我都带着一份自己心里冒出来的毛茸茸的虚荣感,却又假装谦虚地这么说。他们的眼神最开始往往是质疑,但在看过我拍摄的照片之后,也就相信了。可是,最后总会落到一个问题上:

  嘿,是呀,这大千世界,可挑选的行业有千千万,可我偏就像是被自然洗了脑,被野生动物勾了魂。从 2001 年有自己的第一台照相△▪▲□△机开始,一直到现在,我大多数时间都与野生动物待在一起,记录着它们的不同瞬间——未来恐怕也一直会如此。

  我爹就是保护野生动物的工作人员,从他开始工作的那天起,到现在已经快 30 年了。多年来,他一直喜欢把我带在身边。细想起来,我的价值观都是在大自然中树立起来的。都说“少女情怀总是诗”,可在我的人生之书里,情怀的部分早已被自然填满了。

  身边的人,之前都是这样评价我的:“她呀,野孩子。”这几年变成了:“她呀,野人。”正常的小孩子都是在幼儿园和学校里,在家门口的院子里成长的,可我呢?

  两岁,就被抱着去野外;7 岁,就开始收拾自己的行囊,背着包,随着我爹的团队翻山越岭、过河穿树林儿;十一二岁,随着队伍去救灾,扛着被冻死的野生动物在雪地里一路走,留下无数的脚印和眼泪。

  在别的孩子都在忙着背古诗词的时候,我却在卡拉麦里的平原上努力地记住每一种植物的名字:“这个是假木贼,这个是白梭梭,这个是柽柳,这个是......呃......”为啥要努力?因为我爹举着个小皮鞭站在我背后呢,只要卡壳了,或者小小的“呃”一声,换来的就是一鞭子和一声惨叫。所以,对这些野生动物和植物,我可比对课本上的内容熟悉多了。

  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的手上多了长炮一枚,老爷子手上多了拐杖一柄。 图源/初雯雯

  这些年,我见过日升月落,万物以自己的轨迹运行着,也见过野生动物们或壮观或温暖的场景,以及自然环境、野生动物遭到伤害的样子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我真正认识到的,是大自然的伟大和宽容,这让我对它产生了无以复加的敬畏。自然造就万物,人只不过是其中微乎其微的一部分, 何其渺小!

  所有有生命的、没有生命的,都是一样的重要,共同组成了这个世界。野生动物们,和我们人类一样,也是自然的孩子,而且潜意识里,我已经将它们当成了自▼▼▽●▽●己的家人。

  保护它们,也就变成了我心目中理所应当、应该完成的使命,好像也变成了我生命的意义。我觉得,我对于这个世界的野生◇…=▲动物的感情,已经演变成——为它而生,自然而然。

  我想,我让人们看到的,不仅是大自然的光鲜亮丽,还有她被人类伤害后留下的累累伤痕;不仅有野生动物的多样性,还有它们在自然里的勃勃生机,以及它们被自己的亲人— 人类伤害之后的样子。所以,我成了一名野生动物摄影◇=△▲师。

  小时候,在卡拉麦里,我可以看着那些动物,并和它们一起成长,感受它们的喜怒哀乐,那里就是我和它们共同的家。但是,我多么希望这种状态不仅局限于我一个人,如果全中国的孩子们都能在自然中成长,感受自然的赐予,感受世间万物的轮回和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,该有多好!

  就像我爹在教我认植物的时候,遇到带刺的植物都会让我攥一把,比如刺旋○▲-•■□花,于是我就会记住这个矮矮的小植物,记住它是什么样子的。自然中的每个生灵都有存活下来的原因和自己的特点。作为人类,我们是去伤害、毁灭它们,还是去了解、保护它们,以便让我们的孩子或孩子的孩子,也能够有机会再看到它们?

  自然是无私的,她将一◆■切都展现给了人类,不带一点儿遮掩,这是自然赠予人类的最好礼物。不管是野生动物▪…□▷▷•的好,还是它们★△◁◁▽▼遭的罪,都是引人深思的,都是自然展示▲●…△给我们的。如何对待这份“礼物”,就看你自己了。

  不管是我走过的路、看过的风景,还是经历的故事,乃至镜头下的野生动物、我们赖以生存的大自然......我把这些都一一展示给你们看,让你们自己来判断,这些动物值不值得、应不应该和我们一起共同生活在这个美丽的蓝色星球上?我们人类,应不应该对自己的家园好一点儿?

  我总是将自己当作野生动物的一员,故而喜欢站在它们的角度去思考;我也经常趴着,或者蹲着,以它们的视角来观察大自然,看日月更替。因为了解野生动物眼中所见的美好,所以想要传递;因为看到它们的样子——就像同伴之间相互观察,所以试着去理解它们的思想;因为看到它们经历的那些伤害,就像我自己受伤一样,所以想要保护......

  我想把这一切,毫无保留地展现给你们,所以才有了这本《初瞳:我和我的野生动物朋友》。希望读者朋友们读完这本书之后,能够看到每个人心●中的那份善良和对大自然天生的亲近,以及对野◆●△▼●生动物的包容。

  Tippi Degre的名字你未必认得,但这张照片却很有可能见过,因为这个充满灵气、犹如真人版泰山的小女孩,曾经令世界感动。

  在1990年,由于她的父母Alain Degré及Sylvie Robert(法国人)是自由生态摄影师,因此她就出生于非洲纳米比亚,开始了一个不平凡的童年时代,在野生动物和原始部落中间成长。

  对于非洲人来说,也许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,但对于一个白皮肤的欧洲人来说,这种与大自然和非洲部落如此亲密的生活,却可能是难以想象。

  加上这小女孩在成长过程中,还结交了很多野生动物朋友,包括 28 岁的大象阿布、鳄鱼、幼狮、长颈鹿、鸵鸟、婴儿斑马、猎豹、蛇、鹦鹉、巨型牛蛙和变色龙等等,另外还有很多部落朋友,而且学习了他们的语言及生活方式,因此一张张精彩照片就特别令人难忘。

  蒂皮和动物的友谊令人难以置信。从小把大象当作哥哥,骑着鸵鸟狂奔,和狮子共眠,与猎豹嬉戏,跟着狒狒爬树,曾被誉为真实版〝泰山女孩〞。

  尽管Tippi和大象阿布身材相差很大,但她经常会看着阿布的眼睛,和他交流,从不胆怯。要知道她▲=○▼第一次见到阿布的时候,小姑娘只有10个月大。

  待6岁的时候她重返博茨瓦纳,重新见到了阿布,老朋友见面,分外亲切。两个朋友相见,彼此都显得非常高兴。蒂皮说了声“跪下”,大象的两条前腿便乖乖的弯曲▲★-●下来。他们分别后,返回野生环境的阿布长牙断了一节,这样一来,它的脑袋便能低得更低,蒂皮可以攀著象牙爬上大象的鼻子。蒂皮将自己的上衣脱下扔在地上,阿布就用鼻子捡了起来,举到3米多高,一直送到蒂皮的手上。他们还一起在小池塘里嬉戏,大象用鼻子吸水,再泼洒在蒂皮◁☆●•○△的身上。

  她会和幼狮坐几个小时,与鸵鸟一起跳舞,与狒狒争吵,和小狮子一起睡午觉,有时她也与大牛蛙、变色龙嬉戏。无论结识的过程带给她的是欢乐、惊险,还是皮肉之苦,但最终这些动物都被她的纯真善良所感动,成了她最好的朋友。

  蒂皮10岁时来到巴黎生活,随后出版了《我的野生动物朋友》一书,书中通过大量图片记录了她与大象、猎豹等动物间的感人故事。

  回到巴黎的蒂皮对于城市生活已经产生了距离感。她的家距离蓬皮杜文化中心不远,这里□◁每天游人如织,热热闹闹。她站在窗前,茫然面对那熙熙攘攘的人流,心中却常想念着她在非洲大草原上的动物伙伴。

  蒂皮在巴黎感到失落。虽然她能区别马达加斯加的各种蝎子,但她不知道风靡全球的《哈利・波特》。她知道如何对付动物狒狒的攻击,但她不明白地铁在地下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她说:〝我们在非洲从来也听不到音乐,耳朵里全是蟋蟀在叫。〞她以前有大象作伴,如今却没有朋友。她认为巴黎的朋友都不够铁,很容易背叛。

  她的爸爸也认为,都市横行的车流,从天而降的恐怖事件、谋杀、无数的欺骗、诱惑与陷阱,〝比自然界危险得多〞。在都市里呆得太久了,蒂皮对采访她的记者说:〝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。有时我在想,我可能再也不会与动物说话了。即使是以前,我也不知道,我是否真的能与动物对话。如果我不这么想,我会一直与动物说线岁时,在巴黎一学校主修电影专业的蒂皮・德格雷,最终决定重返出生地非洲纳米比亚,成为一位专门记录野生动物的电影人,与那些野生动物朋友〝重续旧情〞,呼吁人与自然和谐相处。

  编辑 雪阳 中国国家地理图书 ,腾讯视频,初雯雯,想法- The End -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时时彩网上注册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