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摄影 > 人物摄影 >
王博【散文欣赏】武乡中学那所小院
2019-11-10

  这是校园里东南隅还没被改造翻修的旧院,是五十年代始建学校时的唯一留存,因为我们都拖家带口,长期在学校生活,所以学校特地安排你我两家住着。正房▷•●三间,泥坯墙壁,木头檐棂,地面也是细砂土铺就,被我们千脚万脚摩擦地很是光☆△◆▲■滑,两边各带一个依院墙搭▪▲□◁建的一坡水的小厨房,中间的那间正房前后一隔两半,我们每人住了间半,就犹如分家而居的兄弟;院子里水泥甬道前边,生长着三棵将近一围、高许三丈的水杉树,记得我刚工作时栽了五棵的,因搭建两边小厨房,就伐掉▪…□▷▷•了▲●…△两棵,正好做了小厨房的材料;三棵树夹峙的两个空隙前边,我们收捡废砖块砌了两个条形的花坛,里边氤氲着一年四季的绿叶繁花;学校里还在花坛前的不大的空地里盘置一个水泥的乒乓球台,供我们课间、饭后锻炼,有时也做了我们的饭桌。

  许是前世的修行,我们俩竟有那么多的相同点——都是家里的老幺,而且早年丧父;都学中文、教语文,都在同一年添加男丁;都又爱在闲时弄点儿文字,既指导了•☆■▲学生,又给艰辛、枯燥了生活镶个花边儿;那时你带高三,兼语文教研组长,我带初三,兼学校文学社社长……

  工作上我们相互切磋,互相鼓励且不说,生活中我们也是照应着;尽管有时也会发生些摩擦、龋误,可我们都能够平淡处置。

  记得我们的小子们未满一岁的那年寒假,你的妻子要到安康去参加面授,你们本打算把小宝宝留在家里让她妈妈独自去的,可是小家伙却不适应刚摘奶而拉肚子,她又不忍舍弃面授的机会,便一家三人同赴安康。我妻子得知了你们的决定,很想不通,说是◆▼孩子小、天气冷、又生着病;见拦挡不住,她就连续两天陪你们给孩子诊病、备药(她在镇上的医院工作),送到火车站临上◇…=▲车前,还在不断咂咐该注意的事项;整个半月的面授期间里,她念叨了好多▪•★次(那时讯息没现在方便)

  有个周日下午,我在回老家带母亲来学校(她在帮我看孩子,周日回老家照看家里)的陡坡路上摔了一跤,身体右侧从手臂、腰腹、大腿、小腿全都被粗砺的水◇=△▲泥路面擦得血涔涔的,硬撑着爬起来一看,自行车也摔坏了,好在附近有个单位,我只好去那单位打电话到学校找你;你立即叫了个住校的老师一起各骑一辆车子到了事发地,让他把我带回镇上医治,你到我老家接来了▲=○▼我母亲。

  那时节,养君子兰的人很少,你的一个城里朋友送了你一盆,我们一起把它当宝贝一样管护;等到一年后这株君子兰从侧边发出了一个小芽,你说再长一段时间了给我分出一株;不想我这人性子有些急,独自毛手毛脚地去分割那株兰花,其结果连你的那株都分死了。当时把你那个气得啊,脸色看不出是黑、是青、还是红,晚饭后,我即兴了首小诗《君子兰》拿给你,既算是表示歉意,也是对我们的君子兰的祭奠,你捻着诗稿,轻轻地读着:

  读的很是动情,突然间狠狠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:“写得好!找两▼▼▽●▽●个人,待会我们喝★△◁◁▽▼几杯酒!”你早已△▪▲□△经把上午的事给忘了…◆◁•…

  还有个事儿,那阵还不兴煤★◇▽▼•气灶,更别说电磁炉了,自己在家里煮饭全靠一个蜂窝煤炉子。有一次你的炉子熄了,就来我的火炉里换火,把我的火给整熄了;可知道我那时炉子上正炖着肉,火一熄,一锅肉和▽•●◆菜整了个七分熟,你放□◁学后得知了,一面“不好意思”着,一面“当当当”敲着瓷碗“灶上买饭了——”故意惹逗我。

  我们还尽着自己的空闲帮着对方捎带接娃儿,捎带买蔬菜,去街上舀菜豆腐浆也是双份;某家在外,突遇暴雨大雪天,在家的你我都会一并帮着给对方收捡晾晒在外边的衣被,甚至两家的亲戚,我们遇事都▲★-●在来往。最难忘的是你调走的那年暑假,你辅导的学生参加全国中学生夏令营作文竞赛获得一等奖,会议组邀请你领获奖学生去北戴河参加颁奖活动,因为你要参加“晋职称微机培训”去不了,就极力向学校推荐我参加这个会议;要知道,那可是多好的一次外出游玩、开阔视野的机会啊!

  那年秋季开学,你和妻子双双调进城区;此后小院里又住进来别的老师,可我总是忆念着和你一起的日子;再往后,我们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,操心着自己的娃儿读书上进,我们见面、交流着实是少了。

  后来,我也离开了那所学校,离开了我们的小院;可我一直想着是否还有机会我们重聚那所小院,重温那平淡细琐、温情挚爱的小院时光……

  【作者简介】王博,汉台区人。陕西省作协会员,汉台区作协副主席,《汉●风》执行主编。出版散文集《且听风吟》,曾在《延河》《东方散文》《汉中日报》《华商报》《三秦广播电视报》等公开报刊发表文字百余篇。

  编委:伍宏贤 罗 枫 张胜利 杨西藏 马 艳 孙芬玲 屈树东 毛鹏举 孙 斌 苏 值 李 艳 王会林 杨 杨

时时彩网上注册

分享到: